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釣魚式”獲客?大額貸款投放朋友圈廣告 中介收1-2%費用

“釣魚式”獲客?大額貸款投放朋友圈廣告 中介收1-2%費用

消金界 2020-05-26

消金界發現,疫情期間,線下獲客衍生出一種新型獲客模式——通過朋友圈、抖音、西瓜視頻等進行廣告投放,用戶點擊后,將其引流到線下中介公司,再由中介公司推薦相應貸款產品。

在此之前,包括興業消金、哈銀消金等在內的持牌機構,都是與線下中介合作,推廣其大額貸款業務。

業內人士表示,這種獲客模式是個“不錯的創新”。然而在這背后,也暗含著政策風險。

通過朋友圈獲客,中介收取1-2%“審核費”

近日,消金界在微信朋友圈發現了不少大額貸款的廣告。

比如,在一則“光大國信”的貸款廣告中,點擊發現,公司運營主體為“黑龍江龍商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商小貸”),平臺可提供最高額度50萬元的大額貸款。

根據企查查信息,龍商小貸成立于2011年9月,注冊資本1億元,公司實際控制人與最終受益人王洪麗;大股東哈爾濱雅東投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8%。

除了大股東之外,其他三大股東均有股權凍結或被執行信息。

公開信息顯示,龍商小貸于2017年取得黑龍江省金融辦審批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相應執照及資質。

依靠這塊牌照,龍商小貸便做起了“牌照掛靠”的生意。

在具體的操作上,龍商小貸通過朋友圈等平臺投放廣告,為線下中介公司進行導流,再由中介公司為客戶推薦適合的產品。

比如,消金界在填寫相關姓名和電話信息之后,立刻有中介公司電話回訪、資料審批,并推薦相應的貸款產品、邀約進行上門面談。

某中介向消金界表示,他們和銀行“聯合辦公”,并要向銀行等金融機構繳納一定比例的保證金,同時要向客戶收取1-2%的“審核費”或“服務費”。

消金界發現,除了牌照掛靠之外,龍商小貸還提供包括信貸系統/貸超系統輸出、三方數據、央行征信、三方支付、司法仲裁、不良資產處置等一條龍服務。

也就是說,除了自己不經營放貸業務,公司業務范圍涵蓋貸前、貸中、貸后等整個生態鏈。

這或許是受“借唄+”的運營模式的啟發——此前媒體報道,支付寶針對部分借唄用戶開通了借唄+服務,在廣州、杭州、南京、成都等城市,提供最長期限24個月、最高額度30萬元的線下大額貸款,放款方為銀行、消費金融公司,用戶需要線下面簽。

而在朋友圈的大額貸款廣告中,本身龍商小貸這類平臺就充當了助貸角色,再通過中介公司推薦貸款產品,無形之中又多了一道風險。

抖音轉化率4%,背后暗含政策風險

疫情之下,小貸公司利潤下滑。

此前新京報梳理發現,2020年第一季度,新三板27家小貸公司中,有18家小貸公司期間凈利潤出現下滑,占比達66.67%。

對于不少沒有實際業務的小貸公司來說,通道業務已經成為唯一的出路。

對于一些并不具備貸款資質的中介公司,掛靠到持有牌照的公司,并按照放款金額的一定比例支付對方通道費。如果小貸公司提供純導流服務,則一次性收費X萬元(想知道具體金額,請關注“消金界”,后臺回復“牌照掛靠”)。

消金界發現,龍商小貸、寶升小貸等平臺都在提供類似服務。

除了微信朋友圈,抖音、西瓜視頻等平臺也被這些貸款廣告所攻占。

一位負責抖音廣告投放的人士向消金界表示,大額貸款在頭條的投放量非常大,轉化率已達到4%。相較而言,小額貸款的平均轉化率在6%左右。

然而,這一模式的背后卻隱藏著政策風險。

事實上,“牌照掛靠”的買賣一直游走在監管的灰色地帶。來自小貸協會的人士向消金界表示,近期監管正在嚴查小貸公司牌照掛靠業務。

這其中最大的風險,就來自于助貸機構的資質風險。

首先,不管是微信朋友圈還是抖音投放廣告,都對貸款類廣告做出了明確要求,必須具備相應的小額貸款許可證。

監管政策也一直在收緊。早在2019年7月,消金界曾獨家報道,多家支付機構接相關監管部門通知,全國范圍整頓支付市場,要求其禁止為無證從事互聯網小貸業務以及非法交易平臺提供支付通道。

2019年10月21日,我國開始實施《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將非法放貸行為定性為非法經營罪,沒有放款資質或借小額貸款公司通道放款,可能涉嫌非法經營罪和套路貸。

此外,中介公司幫助客戶包裝資料的現象也時有發生。

消金界發現,早在2014年,孫某就以采購原材料的名義在興業銀行貸款3600萬元,并與龍商小貸簽訂了貸款居間合同,龍商小貸接受委托、為孫某辦理貸款事宜,最終收取了總貸款額的3%、108萬元的居間服務費。

然而,孫某的貸款卻發生了逾期。事實證明,他所提供的貸款材料系虛假的,其貸款資金未用于購買原材料,而是用于償還小額貸款公司的欠款。

除了包裝資料,中介公司違規收取服務費、砍頭息,早就使不少持牌機構吃了虧。比如,前述中介公司收取1-2%的服務費,就存在違規嫌疑。

另一方面,“牌照掛靠”的風險來自于走賬風險。

消金界發現,在實際操作中,小貸公司通過“債轉模式”來進行運作。小貸機構放款成功后,生成債轉協議及債權轉讓通知書,由資管公司進行債權回收。

一般說來,如果小貸公司提供純導流服務,由資方和客戶簽合同,則屬于正常走帳;一旦小貸公司和金融機構聯合貸款,背后的資金流規劃就成了重點關注的問題,不管是客戶直接付還是通過資方再分賬,都存在一定的監管風險。

當下與線上獲客相比,線下大額貸款面臨更嚴重的流量見頂危機。此前哈銀消金曾推出貸款“拼團打折”;招聯、杭銀消金等持牌機構也在學習信用卡模式,通過贈送利率優惠券、現金等方式,激勵客戶轉介紹。

業內人士表示,通過朋友圈、抖音等線上渠道進行線下引流,是個不錯的創新。但是與此同時,牌照掛靠背后的風險,也值得業內人士注意。

 

關鍵字: 公司 消金 中介 小貸 線下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 白小姐今晚特马图片 05上证指数 老奇人精选资料大全免费公开 股票基本交易规则 广西棋牌平台 股票投资高手 分配工资会计分录 专业期货配资公司 中石油股票论坛 虚拟足球e球彩总进球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