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助貸險大敗局:保險業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助貸險大敗局:保險業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讀懂新金融 2020-05-21

金融風險的爆發,多源于人禍,只要人能看到利益,風險不值一提,歸根結底各方利益無法統一,金融行業的利益不代表單個金融機構的利益,而金融機構的利益又不代表每個人的利益,所以風險與利益之間往往失衡。于是,便出現了一個怪圈:風險爆發后,各界反思,但總是會反復踏入同樣的風險之中,犯同樣的錯誤。

助貸險并不是什么創新產品。保險業折戟助貸險,也不是第一次。上世紀90年代末,保險業曾有過一波車貸險大躍進,爾后一地雞毛。故事何其相似。保險業不過兩次踏進了同一條河流。

最近,人保關閉助貸險部門的傳聞沸沸揚揚,撕開了助貸險的遮羞布。

作為一種信用保證險,過去數年里,助貸險隨著互聯網消費金融的爆發而快速做大,一度給眾多保險公司貢獻了規??捎^的收入。

然而,當風險集中暴露之際,曾經的蜜糖就變成了砒霜。

2019年,因助貸險賠付暴增,人保的保證險業務虧損高達28.84億元;長安責任險、陽光信保、中華聯合財險等公司,同樣在助貸險上栽了跟頭。

疫情之下,助貸險業務風險更加凸顯。4月22日,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公開表示,受疫情影響,保險公司經營波動加大,部分企業和個人收入減少,還款能力下降,違約率增加。比如,信用保證保險賠付率一季度呈大幅上升趨勢,上升比例約50%。

需要指出的是,助貸險并不是什么創新產品。保險業折戟助貸險,也不是第一次。

上世紀90年代末,保險業曾有過一波車貸險大躍進,爾后一地雞毛。

故事何其相似。保險業不過兩次踏進了同一條河流。

1、車貸險全軍覆沒

以史為鑒,當前助貸險所遭遇的,不過是本世紀初車貸險悲劇的重演。

1998年,在亞洲金融危機的沖擊下,中國政府著手擴大內需。當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頒布《汽車消費貸款管理辦法》,拉開了汽車金融發展大幕。

彼時,國內消費金融市場剛剛起步,商業銀行對這類消費貸款沒有完全放開,大多數消費者想要獲得貸款并不容易,汽車消費貸款保證保險(簡稱“車貸險”)應運而生。

面對熱烈的市場需求,財險公司紛紛涉足這一市場。官方數據顯示,車貸險自推出后以年均200%以上的速度迅猛增長。

與此同時,車貸險業務經營風險日漸顯現,尤其是詐騙、挪用資金、惡意拖欠及經營不善引發了嚴重的拖欠貸款問題,致使賠付率高企。

“部分地區車貸險業務賠付率高達100%以上。為此有的公司停辦此項業務,進行清理整頓。”原保監會曾對外披露稱,“車貸險屬高風險業務。”

據媒體報道,2003年第一季度,廣州地區各財險公司車貸險平均賠付率高達135.57%,所有開展此業務的保險公司無不虧損,個別公司的賠付率達到400%。

原保監會曾總結,車貸險業務經營風險形成的主要原因在于:一是信用體系不健全,缺乏信用監督和懲罰機制;二是產品設計不合理,責任范圍過大,極易誘發借款人道德風險;三是保險公司對車貸險業務的風險性認識不足;四是社會環境變化。

2004年1月,針對車貸險市場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原保監會制定下發《關于規范汽車消費貸款保證保險業務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保險公司加強集中管理,建立完善風險控制機制,審慎開展車貸險業務。

2005年3月,原保監會再次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汽車消費貸款保證保險風險防范與化解工作的通知》。在這份通知中,保監會披露了車貸險的不良情況:截至2004年12月31日,全行業尚有未了責任419.56億元,逾期三個月本息額26.69億元。

這是保險業第一次在消金領域集體“觸礁”。

2、助貸險的前世今生

車貸險可以視為最早的助貸險,屬于信用保險里面的保證保險。

在定義上,信用保險是以各種信用行為為保險標的的保險,分為信用險和保證險。通俗而言,買保險為交易對手的信用做擔保的,為信用險;買保險為自身信用做擔保的,為保證險。

保證險相對常見,主要包括:合同保證保險、忠誠保證保險和產品質量保證保險;合同保證保險又可以具體分為:供應保證保險、投標保證保險、履約保證保險、預付款保證保險、維修保證保險。

不難看出,助貸險通常屬于合同保證保險當中的履約保證保險,是一種融資性保證險。

在保險業集體折戟車貸險之后,助貸險業務進入低迷期,除了平安。

2005年8月,平安產險成立信用保證保險事業部(簡稱“平安信保”),首創“保證保險+銀行貸款”的業務模式,通過個人貸款保證險和小微型企業貸款保證險,幫助個人及小微企業客戶從合作銀行獲取無抵押貸款。

相比有抵押的車貸險,這種小額貸款保證險的誕生,標志著助貸險基本成形。

以平安信保的這套模式為基礎,平安集團的普惠信貸業務迅速發展,于2015年整合為平安普惠金融業務集群,是國內最大的小額信貸服務商之一。

對平安產險來說,與平安普惠合作的助貸險業務,帶來了源源不斷的保費收入,以及規模不菲的利潤。

2014-2016年,平安產險的保證險收入分別為152.99億元、135.32億元、81.36億元,同期保證險承保利潤分別為27.65億元、31.98億元、26.96億元。

尤其在2016年,平安產險保證保險業務的承保利潤,幾乎與車險業務相當,但其保費收入不過后者的一個零頭。

平安信保所取得成功,讓保險同行羨慕不已,但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著平安這樣的綜合金融背景,而要在線下搭建和管理一只規模龐大的信貸服務團隊,更是難上加難。

網絡貸款以及消費金融的大爆發,令眾多保險從業者眼睛發亮,他們自以為碰到了千載難逢的布局助貸險的機會。

尤其是2017年末“141號文”的出臺,被一些保險公司視為進軍助貸險的沖鋒號。

然后就是集體踩雷的悲劇了。

3、保險老大哥吞下苦果

在這波踩雷的助貸險“后浪”中,人保財險首當其沖。

人保財險的前身是1949年成立的中國人民保險公司,被譽為“新中國保險業的長子”,是我國保險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

這家巨頭公司并不是最早涉足助貸險的機構,但作為后發者,卻是最激進的一家。

過去兩三年里,人保不僅為其他互金平臺提供助貸險服務,同時自己擼起袖子,高舉“急用錢、找人保”的大旗,線上線下同時發力,既做增信又做獲客。

得益于助貸險業務的狂飆突進,從2017年到2019年,人保財險的保證險收入分別為49.42億元、115.75億元、227.67億元,持續翻倍增長,也是增長最快的險種。

從盈利表現來看,則是另一番光景。2018年,人保的保證險業務實現1.21億元的承保利潤,但在2019年急轉直下,大幅虧損28.84億元,綜合成本率飆升至121.7%。

對此,在中國人保2019年業績發布會上,董事長繆建民指出,信用保證險綜合成本率偏高,除了市場信用的變化,從內部來看還需要進一步規范承保、提升風控能力。他并稱,“確實也存在人保在風險管理方面對基層的傳導還不夠,下一步在這方面除了規范承保、強化風控能力之外,還要強化問責。”

單從業務數據來看,人保在風控方面的激進程度,頗令人費解。

諸如在2018年,人保的保證險業務收入115.75億元,對應的保險金額是10124.88億元,不考慮期限因素,其保險費率(保險費占放貸額的比例)大概為1.14%。

不妨看看同業的情況。平安產險在2018年保證險業務收入330.12億元,對應的保險金額為3356.13億元,保險費率為9.84%;眾安在線財報曾披露,其保證險實收年化保費費率大多在6%——12%的區間內。

公開資料顯示,人保曾合作玖富、360金融、美團、拿去花、小花科技、還唄、米么金服、中興飛貸、海爾消金等平臺。去年下半年,人保財險停止承保宜人貸、拿去花、米么金服、飛貸、友信普惠、搜狗等平臺的信用保證險新增業務。

另據消金界報道,在嘗到苦果之后,人保即將和360金融、分期樂等合作方改良商業條款。在新簽訂的補充協議中,人保最多賠付保費的150%。

4、那些撲街的后浪們

除了人保,還有一大波“后浪”們栽在了助貸險業務上。

在P2P網貸剛剛興起不久,在保險業缺乏存在感的長安責任保險沖到了最前面,積極與P2P平臺合作履約保證險業務。據財報,2015-2017年,該公司保證險收入分別為0.9億元、1.89億元、1.77億元,承保利潤分別為0.11億元、0.35億元、0.3億元。

然而,遲來的代價遠比保費收入高昂。在P2P行業全面爆雷之后,長安責任保險損失慘重,2018年其凈虧損達到18億元,償付充足率跌至-162.65%,被銀保監會下發監管函。

另一家著名的“后浪”是陽光信保。作為國內首家專業信保公司,陽光信保最早是陽光保險信用保證保險事業部,是平安信保模式的追隨者。它也是P2P助貸險的重要玩家。

在爆雷潮席卷之時,陽光信保未能幸免。2019年,該公司保證險業務收入1.13億元,賠款支出4.20億元,承保利潤-4.46億元,拖累其整體凈虧損3.90億元。

中華聯合財險同樣深陷其中。2017-2019年,中華聯合財險的保證險收入分別為4.33億元、3.87億元、6624萬元,同期賠付支出分別為1.37億元、7.09億元、14.56億元。

這些保險公司對P2P平臺的判斷力令人難以恭維。以長安責任保險為例,其合作過的多家P2P都是行業里不太入流的平臺。

值得一提的是眾安,該公司很早就將消費金融作為重點生態進行拓展。不過,在信用風險抬頭的2019年,眾安保險從擴張轉向收縮,全年消費金融生態總保費30.9億元,同比下降12.2%;截至去年末,承保的在貸余額為256億元,同比下降22%。

相形之下,平安可謂老辣,其助貸險一直都只面向集團內部,有利于消除道德風險,還可以通過內部的交叉驗證完善風控體系。因此,在同行紛紛巨虧的時候,平安產險的保證險業務雖然盈利在收窄,倒也差強人意。

數據顯示,2019年,平安產險的保證險業務收入347.08億元,同比增長5.14%;賠款支出183.07億元,同比上升32.77%;實現承保利潤15.52億元,同比下滑29.61%。

整體上,在近年來的助貸險大躍進中,保險業普遍低估了業務風險,不少公司付出了慘重代價,重演車貸險悲劇,第二次踏進了同一條河流。

監管層亡羊補牢。2019年12月,銀保監會下發《信用保險和保證保險業務監管辦法(征求意見稿)》,從準入門檻、承保限額等方面,全面收緊助貸險等融資性信保業務,并設置了諸多紅線。

關鍵字: 業務 保證 公司 信保 保險業
近期熱門資訊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 内蒙古11选五助手手机版 彩票吧 福建36选7开奖11072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 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股票入门与技巧 河北快三开奖走势图基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官网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正好网 河北快3网上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