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瀘州老窖1.5億存款案:酒企丟款的秘密

瀘州老窖1.5億存款案:酒企丟款的秘密

2020-03-28 來源:網易財經

2020年3月24日,瀘州老窖披露了1.5億存款失蹤案的最新進展,公告稱公司近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根據該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了公司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為終審判決。

這意味著,針對這起存款丟失案,對于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兩家涉事的中國農業銀行支行需承擔60%的賠償責任,而剩余損失仍由瀘州老窖自行承擔。瀘州老窖方面表示,截至3月24日,已收回長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糾紛款項2023.99萬元,相關進展將后續公告。

當時的1.5億存款是怎么丟的?浙江商人袁劍鳴通過瀘州老窖和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的“資源互換”這一合作,分別在瀘州老窖、迎新支行的面前扮演“雙面間諜”,簽署虛假協議、存款證明,把1.5億元的存款裝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1.5億元存款失蹤案

2014年10月,瀘州老窖發布公告稱公司發現,在中國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存的1.5億元存款,取不出來了。

根據與農行長沙迎新支行的協議,瀘州老窖在2013年4月先后4次向公司的賬號匯入2億元。存款到期后,第一筆5000萬的存款和利息都被瀘州老窖收回。但剩下的1.5億元存款存到期后的第二天,公司財務人員在轉款時卻被農行迎新支行告知:公司賬戶上沒有這筆錢,不能按時劃轉。

事實上,2012年下半年,為應對白酒銷量下滑,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推出“資源交換,助力營銷”方案,具體為

一、瀘州老窖將5000萬元為單位以定期方式存入銀行一年,合作銀行按照國家規定的一年定期利率上浮10%付息給瀘州老窖,瀘州老窖與銀行簽訂存款及開銷戶協議進行約定;

二、合作銀行通過該存款,獲取存貸差收入,以團購價購買瀘州老窖指定產品;銀行也可以向客戶推薦,主要由客戶購買。每5000萬元存款對應購酒在600萬元以上,先購酒后存款,存款數額以此類推。合作銀行必須確保存款安全。

有意思的是,2012年10月,袁劍鳴得知瀘州老窖有上述“資源交換”業務,認為可以利用一年的定期存款期套取該款使用,便開始了他的違法行為。

袁劍鳴伙同熟悉銀行業務的朱某、瀘州老窖上海經銷商陳某,共同賄賂時任農行長沙迎新支行行長鄭某。隨后,2013年4月,袁劍鳴安排他人穿著銀行制服,冒充銀行工作人員到瀘州老窖上門開戶,朱某則通知經銷商予以接洽,并通過虛假購銷合同、偽造銀行存單,以及偽造瀘州老窖和銀行印章等手段,騙取瀘州老窖在銀行的存款。

到了2014年9月30日,瀘州老窯1.5億元存款均已到期,便派財務人員攜存單到長沙市開福區農行迎新支行提示取款。而銀行工作人員則告知財務人員賬戶內資金已被轉出,存單系偽造。

由此才有了2014年10月15日,瀘州老窯對外發布《重大訴訟公告》,公司存于農行的1.5億存款失蹤。在判決書的證詞中,瀘州老窖先后辦理存款業務的兩名財務人員則稱,沒有去柜臺核實存單信息均因為行長極力阻撓,但確實屬于違規。

而袁劍鳴眼見事情敗露且無法歸還所挪用的資金,便逃跑至泰國。

2018年2月6日,袁劍鳴在泰國曼谷向警方投案,并被押解回國。法院一審判決,被告人袁劍鳴犯詐騙罪,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7年,剝奪政治權利5年,并處罰金人民幣420萬元。

2020年3月24日,瀘州老窖披露了1.5億存款失蹤案的最新進展,公告稱公司近日收到最高人民法院的《民事判決書》,根據該判決書,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了公司上訴,維持原判,該判決為終審判決。這意味著,針對這起存款丟失案,對于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兩家涉事的中國農業銀行支行需承擔60%的賠償責任,而剩余損失仍由瀘州老窖自行承擔。瀘州老窖方面表示,截至3月24日,已收回長沙存款案涉及合同糾紛款項2023.99萬元,相關進展將后續公告。

查閱相關公告發現,2014年10月瀘州老窖1.5億元存款于9月25日到期,公司財務人員在轉款時卻被農行告知:公司賬戶已無該筆資金,不能按時劃轉。瀘州老窖隨即就此事項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據該案此前判決書顯示,涉案犯罪嫌疑人袁劍鳴、瀘州老窖上海經銷商陳某、時任農業銀行長沙迎新支行行長鄭某等四人相互勾結,采用虛假購銷合同、偽造老窖公司和銀行印章、偽造銀行存單等一系列手段,騙取瀘州老窖公司在銀行的存款用于高利放貸、購買不動產等牟利,截至案發仍有1.5億元未歸還,其中,4000余萬元被用于開設江西亞細亞陶瓷有限公司,剩余資金被袁劍鳴掌控和支配,用于走私等其他活動。2018年2月,潛逃泰國的袁劍鳴被警方押解回國,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袁劍鳴數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17年。經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對于瀘州老窖通過刑事執行程序不能追回的損失,由農行迎新支行承擔40%的賠償責任,農行長沙紅星支行承擔20%的賠償責任,其余損失由企業自行承擔。

對此,瀘州老窖于上訴期內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不過根據終審判決,最高人民法院駁回了公司上訴,維持原判,這也意味著瀘州老窖仍需要自行承擔剩下的40%的損失。

酒企接二連三丟款

事實上,白酒行業已接二連三發生銀行存款失蹤案,酒企已成丟款“重災區”。

2014年1月,酒鬼酒就曾公告稱,其子公司在中國農業銀行杭州分行某支行開戶的活期結算賬戶內,約1億元存款被盜,最終僅追回3699萬元。

2013年下半年,南京金亞尊酒業公司法人代表羅光與酒鬼酒供銷公司一名副總洽談時表示,可以購買600萬元洞藏系列酒,但要求酒鬼酒供銷價公司在農行杭州華豐路支行存入1億元,存期1年,不提前支取。

1億元存入華豐路支行后不久,即被轉入浙江諸暨人壽滿江名下的公司,而后,壽滿江將其中7035萬元轉給了羅光、陳沛銘等人。

而繼2014年10月瀘州老窖1.5億存款離奇失蹤后,2015年1月,瀘州老窖再公告稱,瀘州老窖在對公司全部存款展開的風險排查過程中,進一步發現公司在中國工商銀行南陽中州支行等兩處存款存在異常情況,再爆3.5億元存款“丟失”。

白酒企業業績增長壓力巨大,但現金流和存款多;而銀行遭遇余額寶等互聯網金融業務沖擊,存款搬家嚴重,攬儲困難,因此有銀行以幫助賣酒為前提,招攬酒廠存儲。一些融資相對比較困難的企業被迫接受銀行提出的“要賣酒先存款”的條件。

有些銀行為攬儲,還變相支付酒廠財務顧問費或公關費。事實上,酒企與銀行“結對子”的現象可謂十分普遍。在行業內是公開的秘密,其營銷模式是:“一個要賣酒,一個要攬儲,銀行承諾幫經銷商賣酒以吸引酒企巨額存款,雙方一拍即合。”但在這個過程中,風險被忽視了。企業和銀行一般會商定將這筆巨款定向放貸或去做臨時拆借,這樣可以為企業羅盤利息,但一旦出現問題這些款項就很難收回來。

關鍵字: 銀行 農行 存款 公司 判決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 腾讯分分彩是谁搞的 捕鱼大亨系统下载 上海哈灵麻将下载安装 大王来捕鱼红包版下载 54国际棋牌下载 股票短线论坛 填大坑免费手机游戏 辽宁11选5一定牛走图 36选7必出公式 美人捕鱼下载安装